主页 > 新闻门户网 >挣脱文化强权钳制,闯出在地创作特色──澳洲出版的成功之道 >



挣脱文化强权钳制,闯出在地创作特色──澳洲出版的成功之道

2020-07-11

挣脱文化强权钳制,闯出在地创作特色──澳洲出版的成功之道

现职图书版权经纪人。喜欢看小说和说故事,最大的梦想是把中文作家的书卖到国外去。2008年创办光磊国际版权公司。曾翻译《冰与火之歌》和《石中剑》等书。

澳洲最重要的麦尔斯.富兰克林文学奖(Miles Franklin Award)2017年得主揭晓,由约瑟芬.威尔森(Josephine Wilson)凭藉长篇小说《生之绝灭》(Extinctions)摘下桂冠。这是一个「老男人」的成长故事:年近七十的佛烈德独自住在养老院里,痛恨关于所谓「退休」的一切,直到他认识隔壁邻居,一个养虎皮鹦鹉的女人,并在她的协助下面对自己过往的秘密与谎言。

《生之绝灭》由西澳大学出版社发行,由于澳洲人口集中在东岸,西部作家和出版社向来居于弱势——从富兰克林奖创办至今六十届,威尔森仅是第五个得奖的西澳作者,便可见一斑。高额的六万澳币奖金,以及随之而来的媒体光环,对这家原本只出学术文本的小出版社而言,更是意义非凡。

该社的现任发行人泰芮安.怀特(Terri-ann White)自2005年开始出版小说,一路走来十分艰辛,去年才公开表示不再主动参加各大文学奖,因为光是报名费、寄书和流程作业,就是一笔鉅额开销(澳洲有近百项文学奖,且多半会收取一笔报名费),即便入围,对销售的帮助也微乎其微,投资完全不成比例。以2016年为例,西澳大学出版社参加文学奖的花费就高达一万澳币。这次《生之绝灭》得奖,或可说是某种「迟来的正义」。

麦尔斯.富兰克林是澳洲着名的女作家和文学先驱,一生致力于提携后进和鼓励创作,1954年她过世之后,捐出部分遗产成立「麦尔斯.富兰克林文学奖」,旨在奖励「描写澳洲生活任一面向、符合最高文学标準」的长篇小说。此奖在1957年开办,首届得主就是日后赢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派屈克.怀特(Patrick White)。

2000年以降,跨国出版集团在澳洲不断扩张,形成大者恆大的局面,小出版社越来越难以抗衡。这个情形也反映在得奖名单上:过去十年来,富兰克林奖得主几乎清一色出自跨国集团(企鹅、兰登书屋、哈泼柯林斯)或大型独立出版社(Allen & Unwin和Text),直到2016年亚历士.派特里奇(A.S. Patric)的移民小说《黑石与白城》(Black Rock White City)获奖,才打破这个局面。

澳洲企鹅兰登的版权经理娜若莉・葳尔(Nerrilee Weir)/

该书由「转机室」(Transit Lounge)出版,这是一家长期关注东西方文化的交会的小出版社,亦曾出版华裔作家欧阳昱描写澳军传奇狙击手的小说《沈比利》(Billy Sing)。今年富兰克林奖再度由小出版社「连庄」,或许意味着大出版社在业绩挂帅之下对纯文学踌躇不前,也让人想起加拿大近年的文学奖风景。如同澳洲要面对「祖国」的文化殖民遗绪,加拿大面对隔壁「老大哥」的美国强势文化输入和出版地域之争,扶持独立出版社和文学奖的挹注,遂成为政府保护文化产业的重要手段。

除了出版资源的「小虾米与大鲸鱼之争」,富兰克林奖还因为性别议题而催生了另一项大奖。

在2011年的国际妇女节的一场书店座谈上,有人抛出了女性在澳洲文坛严重缺乏能见度的议题。以《澳洲人报》副刊为例,该年得到书评关注的作品有七成出自男作家之手,而截至该年为止,富兰克林奖的五十四位历届得主仅有十位女性。活动结束后,有志之士决定仿效英国的「柑橘小说奖」(现已更名为「贝礼诗女性小说奖」),办一个专属于澳洲女作家的文学奖,名为「史黛拉奖」(The Stella Prize)。这个名字意涵深远,因为「史黛拉」正是麦尔斯.富兰克林的本名。

史黛拉奖于2013年开办,专门奖励澳洲女作家的好作品,而且不限小说或非小说,目的在于表彰「不受框架限制」的女性书写。不难想像此奖与富兰克林奖之间的「瑜亮情结」,但有趣的是,史黛拉奖开办五年来,富奖已经四度颁给女作家,亚历士.派特里奇的《黑石与白城》是唯一例外。

文学性是富兰克林奖的唯一考量,若加入业界观点和人气因素,自然就是「澳洲图书产业奖」(Australian Book Industry Awards, ABIA)了。顾名思义,此奖由澳洲出版协会举办,凡是协会成员皆可投票,等于是由编辑、行销、业务、经纪人、书店业者和评论家共同选出的「出版界奥斯卡」。ABIA 始自2001年,原本的奖项更贴近产业,包括「年度出版社」、「年度书店」和「年度经销商」,2006年才正式开办图书奖。

短短十年内,ABIA已成为澳洲图书产业最有影响力的大奖,每年颁奖典礼在雪梨作家节期间举办,更是备受业界瞩目。ABIA的图书奖分为大众小说、文学小说、大众非小说、插图非小说、低龄和中年级童书、传记及新人作家八项,其中小说类的历届得奖名单,几乎就是澳洲作家的「国际畅销书俱乐部」,举凡凯特.葛伦薇尔《我的秘密河流》、凯特.莫顿的《雾中回忆》、洁若汀.布鲁克丝的《禁忌祈祷书》、克里斯托斯.佐尔克斯的《耳光》、汉娜.肯特的《凛冬将至》、彼得.谭波的《真相》、克雷格.西维《贾斯柏的夏夜谜题》、到近几年《为妳说的谎》和《萝西计画》,通通榜上有名,凯特.莫顿更以四次获选年度大众小说的纪录傲视群伦,简直是每出书必得奖。

2007年起,娜若莉・葳尔(Nerrilee Weir,后排左二)每年都率团参加台北国际书展

不论是从ABIA的国际畅销名单,还是富兰克林奖的历届得主,我们还能略窥澳洲出版界在「版权销售」层面所面对的挑战。一言以蔽之:他们必须与全球英语市场竞争。说得更白一点,澳洲作家除了投稿给本地出版社,亦可直接找伦敦或纽约的大牌经纪人。澳洲出版人若想在国际版权市场有所斩获,亟需仰赖英美代理的辅助。英国老牌经纪公司Curtis Brown很早就在澳洲成立分公司,2003年澳洲分部购回股权,从此独立营运,但翻译版权还是交给英国Curtis Brown打理,联手打造了《偷书贼》、《凛冬将至》和《迷雾中的小镇》等畅销大作。美国经纪公司InkWell在澳洲设有分部,国际版权由纽约总部统筹,也因此成为数家澳洲出版社的美国代理,成功操盘《萝西计画》和《贾斯柏的夏夜谜题》。纽约经纪人丹.雷萨(Dan Lazar)除了谈成《凛冬将至》和《黑暗之湖》等大单,预付版税屡创新高,还为《黑石与白城》找到买家,几乎成为澳洲作家第一指名的美国代理。

澳洲企鹅兰登的版权经理娜若莉・葳尔(Nerrilee Weir)在去年台北书展的版权论坛上曾表示:澳洲原本只是英国出版的附庸,版权销售皆由伦敦总部处理,他们花了十几年的时间才「学会」自己卖版权。澳洲出版人面临了空间(离欧洲和美国非常遥远,去一趟法兰克福书展得飞二十几个小时)和文化(来自英美的强势竞争)的双重挑战,然而经过十多年的努力,他们已经建立起完善的国际代理网络,并在文化政策(包括每年五月的「国际出版人」参访活动)、作家节、文学奖和产业协会的通力合作下,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。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推荐
小编推荐
咸阳X生活吧|网络生活交流|生活娱乐资讯|网站地图 BET9账号_凯撒娱乐登录地址 新浦金手机娱乐_云尚娱乐怎么下载 必赢3003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bet9注册入口_东森娱乐平台app下载 红宝石国际登录地址是多少_皇冠真人手机端app 大润发娱乐官方_注册就送钱的游戏平台 万达1956注册_澳门代理网址 518手机娱乐平台苹果下载_ag娱乐赢凯发来就送68 欧宝app下载_世豪娱乐下载安装 金百利国际手机版_金濠棋牌在线第一品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