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D默生活 >工作,是福是祸? >



工作,是福是祸?

2020-07-07

工作,是福是祸?

工作,是福是祸?

马克吐温(Mark Twain)曾发妙语:「假如工作真是件美妙之事,有钱人老早争先恐后抢成一团了。」我要告诉马克吐温先生,他们现在的确抢成一团,结果就是,有些人既有工作又有钱,可是没空闲;有人时间太多,却没工作又没钱。有闲的人把这项特权看成咒诅,因他们多半困于社会底层,而非居于顶层。我们似乎已把工作塑造成上帝,然后让它高高在上,令许多人要膜拜都拜不到。

为什幺工作变得如此重要?一部分的问题在钱。我们的社会选择以工作为分配收入的方法,为了钱,我们甚至愿意从事枯燥乏味的工作。因此,假如人人有一份可以赚钱过活的工作,事情就好办,工作是否无趣倒不重要。这原是共产主义哲学的一部分。资本主义社会则把金钱当作衡量效率的标準。因此,企业希望以最少的钱完成最多的工作,个人则通常希望拿最多的钱做最少的事。不过,在一个每样事物都要交易的竞争世界里,企业显然会占上风。

甜甜圈原理─核心与边陲之间

这里所指的甜甜圈,是中空型的美式甜甜圈,是一种里外颠倒的甜甜圈─中间是实的,周围是空的。这是种只存于想像世界里的概念式甜甜圈,只能用来思考,不能拿来吃。

一般人也许很难将甜甜圈联想成「穿越弔诡的路径」。这里,我们可藉甜甜圈的意象了解人生许多事情。在甜甜圈的「核心」与围绕其四周的「空间」之间求平衡的概念,可说是一大关键;我接下来会对此说明。透过甜甜圈原理,我们可以在我们「必须做的」与「做得到」的事情之间,找到平衡点。

例如,我们可检视自己的工作;包括有薪酬工作,或各种无酬的角色如人父、人母、人夫、人妻,或学生、朋友等。甜甜圈的核心部分,包含了我们工作上或角色上必须做的事情─假如我们不想失职的话。在一切正式的工作职位上,这些事情都会列举出来,而称为我们的职掌。这些职掌即使没有明确列举,通常我们也都对其相当了解。然而,核心部分并不是甜甜圈的全部。好在核心之外还有一片空间,这片空间使我们有机会做些不一样的事,有机会超脱职责的束缚,更有机会充分发挥个人潜能,诚如整个甜甜圈大于其核心部分,我们对人生的终极责任,也永远大于对单一工作或角色上的职责。

个人甜甜圈

有些人把工作当成生活的全部,他们的甜甜圈除了做为核心的必要工作外,几乎未留下其他事物的空间。他们这样明智吗?

英国的瓦兰丝女士(Elizabeth Vallance)说,企业的首要目标并非让个人获得发展;教会、教育单位,或艺术机构,才会把个人发展放第一位。企业除非基于提升整体创造利润能力的考量,否则不会照顾个别员工的自我发展。假如她说的没错,那幺,那些希望在工作上获得自我实现的人,恐怕要失望了;就连在教会、学校或艺术机构担任工作的人,情况也好不到哪里,严格说来,在资本主义社会的一切组织中,个人都只是工具,不是目的。

另一种与此针锋相对的看法,主张所有工作皆应是一种「召唤」或「使命」;企业创造财富和医院创造健康一样值得投入,两者所带来的贡献也等值。照这派主张,我们不仅能够,而且应当在工作中实现自我。问题不可能只有单一答案,根据甜甜圈原理,假如我们无法从目前的工作中获得个人成长,就该更换工作,或设法用工作以外之事物,填补我们个人甜甜圈的空间,不应指望由单一工作满足全部需求。

组合式生活

我过去总以为单一工作应带给我们全面满足,我汲汲寻找一份既有趣、刺激,又令我感到自豪的工作;我还希望待遇优厚、调薪机会多、同事相处融洽、环境怡人,而且定期举办旅游。不用说,我从未找着这样一份完美的工作。然而,借助甜甜园概念,我找到一个解决之道,那就是实施一种「组合式」(portfolio)生活─意即视生活为多种不同群体与活动,及多种不同工作之组合─有如证券投资组合一般;我可以选取不同的投资项目,加以组合。

在组合式生活中,有一部分属于「核心」,是维持生计的主要凭藉。但其他工作可对核心产生均衡作用;这包括纯粹出于兴趣,或基于某种理想而从事之工作,也包括为了扩大个人生活领域,乃至纯属好玩有趣之工作。

我发现,一心一意只管赚钱比较容易,但要将赚钱的工作与其他类型工作组合搭配在一起就比较难;我也发现,如果不太在意薪酬,就比较容易找到有参与感且值得做的工作。然而,这也表示我该回绝每週上班七十小时、没有余暇的工作,而自行将不同类型工作组成一套「工作组合」(work portfolio)。我目前过的是这种甜甜圈生活,我甚至可明确说出,一年中準备挪出多少天从事核心活动,剩下来的个人空间又有多少天。

随着年岁渐长,核心开始缩小,我所面临的有趣难题,是如何将核心以外的空间作最妥善的填补,力求不负此生。

现在,在组织内,愈来愈有可能藉由参与不同的「甜甜圈」,而安排由多种工作构成的工作组合。聪明的公司已经发现,这种内部的组合式工作益处不少。担当不同任务及参加不同团体,可使个人发挥多方面才干,也能扩大个人的经验层面。

容许个别差异

晚近,在各行各业中,工作甜甜圈的核心有减少并缩小的趋势,假如坐等他人指点我们该做些什幺,不免将旷日费时。假如我们想寻找一条保证稳妥的人生标準路线,寄望循此途径度过美满的一生,八成会以失望收场。自己的空间一定要由自己来填补。

一个过度重视「核心」的社会,可能是个管制过头的社会。「人人有其位,人人安其位」是柏拉图心目中公正社会的写照,但在这样的社会里,每人所要扮演的角色都已预先决定,每个人的甜甜圈都是核心占大部分,几无容纳个性的空间。我初到英国时,这种观念仍残余在英国社会;所不同者,往昔决定核心的任务主要由政府担负,此时这个角色改由社会接替。

我很羡慕我的下一代不必受这样多传统的束缚,但太多自由空间或许对他们造成另一种负担,生涯选择的机会太多,且不同选择所导致的生活形态差异太大。生儿育女不再是结婚的正当理由,共享家庭生活更不成其理由。对他们而言,除了满足基本生活需求所必须从事的活动外,很难看出生活的「核心」在哪里。

他们拥有设计自己甜甜圈的自由。聪明的人会同时给自己核心与边界建立一条基线,界定他们所希望过的生活形态、遵奉的行为守则,与不会碰触的领域。一个社会如果一味强调权利而忽视义务,它的成员所拥有的自由空间将会太多。对失业者而言,最大的问题倒不在挨饿,而在他们没有生活核心。空无一物的甜甜圈,和全部是核心的甜甜圈一样,都不是容易过的生活形态。

核心大小取决于己

对我来说,今年是葬礼最多的一年,我听了许多篇颂讚死去亲友的颂辞。颂辞中开头都会先对死者生前的丰功伟绩讚扬一番,但接下来更重要且较引人入胜的部分,则是向所有认识且挚爱这位逝者的亲友描述这个人。我一次又一次了解到,在我们死前,我们的甜甜圈务必填满至完整。讽刺的是,假如我们把核心看作生活中必要的一部分─大多数人年轻时皆奋力累积这部分的经历─可能会发现真实的「自我」不存在于核心,而存于整体。要不要在死前填满核心以外的空间, 完全取决于我们自己。

我对朋友工作的详细内容一向欠缺了解,因为每次大家聚在一起时,都在谈些工作以外的事,讽刺的是,我比较喜欢他们尚未成功时的样子,他们对我也是同样看法;因为当时大家有比较多心思与空闲花在与朋友相聚及玩乐上。明白的说,事业比较没成就时,人比较不乏味。因为这时我们的甜甜圈会有较多空间。

我们往往把核心部分造得太大。在个人生活中,我们常常夸大了事物的必要性。

人们自以为需要的事物,总比他们实际需要的多;人们渴求的安全保障,总超过他们的实际需要。许多组织所建造的核心,尺寸比其实际所需要的还大。它们也强制其内部各个甜甜圈,各自建立大小超出实际需求的核心。

各地的学校强制学生接受作息时间表,将一些学校认定非做不可的事情,塞补学生的时间。在一个似乎到处都是规定与要求的世界中,自发性的责任感反而不受重视,由于我们对于过度的外来干涉有种本能性的抗拒心理,因此最后甚至连规定与要求也逐渐失去价值。没有人会想要一个空蕩蕩的甜甜圈─一个没有责任要负、没有理念要信守的甜甜圈─但一个核心太大的甜甜圈,又会令人充满无力感。

人们为争取权利而大声疾呼,却刻意忽视所应负的责任;人们要求民主,却期待由他人代为解决一切问题;别人採取主动时,他们啧有烦言,但自己却从不主动做任何事,这些现象岂非弔诡?我们觉得没有时间享受自己辛勤工作的果实,可是后来终于有时间时,却发现自己不知如何享受这些果实,这岂非怪事?我们无法适应核心以外的生活空间。我们一直被各种职责压得喘不过气,以致从来无法体会承担责任、做些和别人不一样的事的乐趣。

摘自《觉醒的年代》

数位编辑整理:曾琳之

Photo:Christopher Harris, CC Licensed.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推荐
小编推荐
咸阳X生活吧|网络生活交流|生活娱乐资讯|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·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